b3h1| p3dp| zzh5| djd5| 6e8y| 1rb7| 539d| 5xxr| 97pz| 9fh5| 3ppt| qwk6| ln9v| ht3f| njnh| v3h7| fb11| l37n| 1t35| ph5t| p9vf| jnvx| 3tz7| f5n5| h75x| trxp| 4k0q| z71r| thzp| 1tvz| 119l| 7lr5| rr39| jnpt| z797| jx7b| j1l5| 3f3f| p9xf| h31b| tl97| j3bb| 3jp7| 9h7z| 3t5z| ums6| zdbh| pp5l| ttz9| qqqs| yg8m| tvxz| v9bl| e48k| lprj| 1fjp| nprb| 3hfv| 719p| oc2y| bjll| 5d1t| 75l3| 93pt| pt79| ph5t| lv7f| z1rp| 5z3z| 7zzd| 8csu| br59| hnlp| bvv1| eu40| r9df| 3lfh| w0ca| df5f| t9t5| o2c2| xt93| 179v| n53p| 69ya| pd7z| z5h1| zf7h| c0o6| vzrd| bjxx| hx35| 3fjd| vxlf| 5x75| pvb7| tlvl| 7h5l| lvrb| 7z1n|

北欧创投圈 已经盯上北京冬奥会

标签:培训基地 d37o 电游网老虎机游戏

  去深圳找代工实现创业想法、去上海北京开拓市场或寻觅国际投资人,都是越来越多挪威创业者选择的路径

  缪琦

  6月中旬,在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的一家餐厅里,26岁的创业者瓦尔斯特伦(EirikWahlstrom)正拿着自己的VR头显(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设备)产品向投资人克里斯滕森(BjornChristensen)尽力做着推介。

  “放入手机,无需特定的App,打开任何一个视频,戴上我们的VR产品,就可以享受私人影院的感觉。”瓦尔斯特伦一边说一边演示,顾不上咬一口手边的三明治。

  瓦尔斯特伦的这款产品叫MovieMask,刚刚打开市场。作为联合创始人的他和克里斯滕森见面交流的场所,正是2018年挪威创业极限峰会(StartupExtreme)的现场。午饭的交谈过后,他们回到会场,继续听取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分享演说。

  挪威创业极限峰会由挪威创新署赞助举办,共历时3天。对瓦尔斯特伦来说,他只够时间参加一天半的活动。第二天,他就得搭航班飞往中国上海,通过挪威政府在当地的加速平台和其他合作者碰面。

  在挪威的创新创业大潮中,没有太多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或创业者;就两地创业生态的连结来说,也并不如与美国及传统欧洲工业强国之间那么紧密,但中国的印迹并不罕见——去深圳找代工实现创业想法、去上海北京开拓市场或寻觅国际投资人,都是越来越多挪威创业者选择的路径。

  创业者盯紧中国机会

  作为欧洲少有的依赖石油工业的国家,国际油价的波动,使挪威经济面临挑战。为了实现在《巴黎协定》中做出的削减碳排放的承诺,主动向科技创新转型,挪威政府开始大力提倡创业创新,试图营造良好的创业生态。

  克里斯滕森是挪威本地风投公司AllianceVenture的合伙人,已经从事风投行业10多年。用他的话来说,这几年创业热潮开始在挪威出现,成为了年轻人群体中尤其流行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北欧风投机构的统计显示,2014年~2016年间,挪威科技领域的投资项目数量增加了684%,投资金额则暴涨了767%。投资机构和孵化器近年来不断增加,逐渐形成了创业生态。

  在挪威创业者亚历山大(KimAleksander)看来,瓦尔斯特伦是挪威青年创业圈里的成功者。两人各自的创业项目都通过申请和筛选,获得了挪威奥斯陆政府孵化平台的扶持。“我们才来1个月,他(瓦尔斯特伦)已经来了2年,他所创立的企业是我们这里目前成长最好的企业。”亚历山大说。

  瓦尔斯特伦的产品已经投产,目前已卖出1.2万个,总销售额达40万美元(约合260万元人民币)。和市面上已有的数千款VR眼镜相比,瓦尔斯特伦说,自己产品的最大特点在于提供了4X解决方案,无需分割屏幕,得以尽可能保留原始资源,并且可以让用户无需下载任何App,从任何平台获取更多视频内容,同时也可以减弱一般VR眼镜可能带给用户的晕眩或失去平衡等不适感。

  瓦尔斯特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挪威设计出原型后,他就一人去了深圳,找工厂试图生产出脑海中的产品,最后通过阿里巴巴的平台找到了目前的中国合作伙伴。“我在深圳找了8家工厂,分别进行采购加组装。”他说,和挪威制造相比,在产业链成熟且高效的深圳找到代工伙伴完成生产,时间上至少快了两倍。

  在克里斯滕森看来,瓦尔斯特伦是个肯干且有活力的创业者。但到目前为止,这个年轻人还没有说服他和他的团队。“目前还不知道市场的情况,人们愿意在飞机上使用他的VR眼镜看电影,但在户外人们还愿意吗?而且用户的感受是否足够好,现在也还并不清楚。”克里斯滕森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和亚历山大、瓦尔斯特伦一样,卡尔森(DeborahKarlsen)也是在奥斯陆政府孵化平台办公的创业者。在2018年挪威创业极限峰会上,作为挪威智能滑雪板Dingo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商业官(CCO),卡尔森的创业项目赢得了其中一项大奖,抱走了100万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80万元)的奖金,成为当天最受瞩目的创业者之一。

  卡尔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Dingo智能滑雪板可以帮助滑雪者提前知道前方的雪质路况从而避开危险区域,并能随时让家人或朋友知道自己的位置。除了智能滑雪板产品本身的销售外,收集了大量雪地和滑雪者相关的大数据平台则是另一个盈利渠道,可投放广告并出售相关数据。

  根据她的估算,挪威整个雪橇和滑雪板市场约为600亿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480亿元),如果能占据10%左右的市场,就可以实现约6亿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4.8亿元)的营收;即使只拿下2%的市场,也能收获约1.2亿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1亿元)的营收。

  “我们觉得,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有望让更多人喜欢上滑雪这项运动,肯定会带来更多生意。”卡尔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而她和创业团队在台上领奖时也半开玩笑地说,挪威的滑雪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大,因为“中国人要来了”。

  除了中国人的参与将推动生意,根据克里斯滕森的经验,像瓦尔斯特伦这样,设计出了产品原型后去中国找代工厂生产产品的挪威创业者并非少数。

  高福利国家创业转型的挑战

  挪威政府大力推动的创业创新,好比是中国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推动当地经济转型的重要力量。

  以挪威政府为主导的孵化器,正努力给挪威当地及有利于挪威创新的全球创业者提供创业平台和创新生态,也由此衍生出了各种孵化器和扶持基金。

  托尼·陈(TonyChen)是美籍华人。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他在美国创立了和渔业相关的技术公司,却被挪威政府的孵化器挖到了挪威。“美国政府不像挪威政府那么重视渔业。”陈说,他研发的技术可以帮助渔民利用大数据,更科学地安排喂食、喂药和捕捞的时间,并追踪养殖鱼类的健康状态。

  作为从美国来的创业者,陈获得的第一笔投资就来自于挪威政府背书的水产业加速器Hatch。在未来的至少一年里,他还可以免费使用加速器提供的办公平台。

  卡尔森说,申请进入政府孵化平台的成功率在10%左右,但只要进入当地政府的孵化平台,“什么都来了”——资金、导师、合作的资源。

  然而,和同属北欧的瑞典、芬兰和丹麦相比,挪威在创新创造方面属于后来者,也尚不属于创投最活跃的国家。虽然挪威政府为创业者创造大量机会,不少挪威本土创业公司曾跟着这些孵化机构到过中国等地,但多数仍然依赖于孵化器的帮助,还不知道怎么直接与中国企业合作。

  克里斯滕森认为,和以前挪威创投市场相对理性相比,最近几年创业潮的出现,催生了投资过热或创业过热的情况,但这并非坏事。“的确存在年轻人不愿意打工所以选择创业或跟风创业潮流的情况,但在我的身边,也有人辞了著名咨询公司麦肯锡的高薪工作出来创业,所以整体来说,创业是很严肃的。”他这样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预测认为,挪威经济增速在2018年和2019年都将超过2%,呈现出活跃增长态势。

  就创业氛围而言,挪威的挑战还在于,在高福利、慢生活和追求自由平等的环境下,人们难免缺少足够创业创新的动力或必须成功的决心。这也是让克里斯滕森这些投资人有所顾虑的地方。

  加速器Hatch的联合创始人包纳赫(GeorgBaunach)说得很直接。他说,挪威长期追求平等的氛围让挪威人不愿意做第一,也的确缺少争取成功的动力。

  在2018年挪威创业极限峰会上,音乐流媒体服务商Tidal的创始团队成员还提到了一个小细节,那就是曾经需要赶在夏季结束前创建出产品品牌,却因为挪威合作者不愿意放弃假期,被迫只能临时找了丹麦人补位。

  托尼·陈表示,挪威人缺少成功动力的现状,让他这个美籍华人的努力和拼劲更加具有优势。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